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> 检察文化 >> 文学作品

愿世界对您温柔以待

发布时间: 2017-09-07      【关闭】

何俊凯

  2017年8月10日,四川九寨沟地震后的第一天,我在“有书共读”微信公众号的推文中,看到了一篇题名为《地震后收到的第一条微信,我永远舍不得删除》的文章,文章中有这么一个片段:
  那会儿他刚到四川读书,一次凌晨的小型晃动让他惊慌不已,千万种情绪涌上心头,给一直喜欢却没有得到回应的姑娘发了一条消息:此刻正地震,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见到你,只想发个消息,希望你一切安好。后来晃动停止了,他才跟着早已习惯了晃动的本地同学进屋睡觉,又给姑娘发了个消息解释,还发了个朋友圈说自己一切安好。随后关机睡觉。早上醒来,开机后手机一直震动,他惊喜地以为是姑娘关心他。等看到20多个未接电话,几十条微信、短信都是来自爸妈,一下就慌了。“我回拨过去,电话响了不到一秒钟,就接通了,想必当时他们一定急坏了,手机就拿在手心吧。接通后,我妈说的第一句话是:宝贝儿你还好吧,要不你赶紧回来家里吧,别在那里待着。”“我愣了一下,然后才反应过来,原来,我把他们屏蔽了,他们并没有看到我那条报平安的朋友圈”
  就是这么一个片段,我沉默了:“死亡,可怕吗?”或许对于年轻的我们而言,现在谈死亡似乎是一件特别遥远的事,只是,年轻的你是否想过,我们等得起,我们的父母、我们的祖父母是否等得起?
  我的爷爷,2013年农历11月化为了天上最亮的星星守护着我。爷爷走得急,急的在广州读书的我来不及回家看一眼,那是我这辈子第一次真正感受到死亡原来离我这么近,近的我还没有作出任何反应便已阴阳两相隔,再见已成照片。
  我老姑(姑婆),今年已经94岁,13岁那年逃饥荒,一人去到了300多公里之外的龙川县安家落户,如今80年过去了,虽常有书信、电话联络,却鲜有来往。2016年5月,我只身踏上了龙川的寻亲探亲之旅,老姑见到我的那一刻,紧紧地握住的我手,那一夜,道不尽异地他乡辛酸泪,说不断千岁鹤归乡思愁,老姑跟我说了很多很多话,说得最多的那句话却是“我想再回一次老家”,回去拜一拜父母,回去见一见尚在人世的弟弟,回去看一看家乡的子子孙孙,回去望一望家乡的风景,回去……已经回不去了。
  我外公有一位至交好友,文革时被批斗枪毙、子弹打偏,从鬼门关走了一圈,捡回了一条命,落下了听力障碍的毛病——听力神经受损。2015年国庆,我陪着外公去探望卧病在床的老人,劝说老人接受治疗,但老人不为所动,老人说文革时,枪毙没有把他打死,不仅赚了几十年,还赚了老婆孩子孙子,赚了一个家,已经活够本了。但老人生平最大的兴趣便是集邮,最大的心愿便是去杭州参加一次大型邮票展览会,只是心愿已成遗愿。
  死亡,可怕吗?死亡,其实不可怕,可怕的是心有未尽之事,却无尽事之期。这些年,随着年龄的增长,经受、目睹了越来越多的生离死别,让我不知不觉中体悟到了老人心中的那一份孤寂,那一份见一眼少一眼的无奈,那一份想着念着远方的亲人却此生见不得的遗憾,所以即使现实很残酷,我们倾尽所有努力,也无法给予至亲最好的日夜相伴,那就请务必珍惜与至亲的每一次相处,那是他们翻着日历数着日子苦苦期盼的我们的归期。他们也许步履蹒跚,他们也许眼花耳背,他们也许念念叨叨,但是人生的旅途上,他们一路走来,用一个个脚印写成诗篇,用一滴滴汗水编织成梦,浇灌着你我成长的土地。
  每一个人都会死去,却并非每一个人都能老去。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愿陌生的你,在我的城市,对我的至亲温柔以待;而我,在你的城市,也亦如此,对陌生的你的至亲温柔以待!

(作者系市检察院渎侦三科干部)



汕头检察微信公众号二维码

汕头检察腾讯微博二维码

汕头检察新浪微博二维码

地址:广东省汕头市黄山路28号

电话:0754-88927500 传真:0754-88927711

Copyright © stjcy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
粤公网安备 44050702000462号